• 周日. 5 月 19th, 2024

政策收储虽已启动但跟进力量预期不足

admin

7 月 19, 2023

进入7月,猪价跌破5.0关口,政策方面也及时启动年内第二批收储,目前市场需求处于淡季,屠企前期入库之后冻品库存高企,叠加产能去化较慢,预期政策收储短期难振市场,近期政策收储活动或继续进行。

进入7月之后,猪价持续走低,猪粮比也毫无悬念的跌破5.0关口,政策收储呼之欲出,7日、12日进行两次轮换收储,紧着着14日进行年内第二批2万吨的冻猪肉收储,新一轮冻猪肉的收储拉开序幕。

政策始新一轮收储已经开始,但市场反应平淡,生猪现货市场仍然延续弱势震荡局面,价格尚未止跌,期货市场基本呈现高开低走局面,市场对后期仍然信心不足。截至14日,13.81元/公斤,下跌0.03元/公斤,最高价广东15.15元/公斤,最低价黑龙江13.19元/公斤,而且部分低价一度跌破13.00元/公斤。

政策收储虽已启动,但跟进力量预期不足

一般来说,政策收储数量都不大,14日政策收储数量为2万吨,2022年猪肉产量5541万吨,2023年一季度猪肉产量1590万吨,月均产量在460-530万吨,单次收储的量仅仅占月度产量1%左右,收储的量市场很容易满足,单单政策收储不会减轻市场供应压力或者改变供需矛盾。

政策收储主要是缓解市场恐慌情绪,减弱市场下跌趋势,并且吸引屠企入库、地方收储等做多力量跟进,形成做多合力,带动猪价逐渐走出低谷。

2023年在2月和目前的7月进行两次收储,2月收储带动市场做多力量跟进,但预期此次收储跟进力量或有限。

第一次收储之后,屠企入库积极

上半年国内猪价持续低迷,2月上旬,国内猪粮比跌破5.0关口之后,国家2月24日启动第一批2万吨收储,对市场带来一定提振,国内屠企逢低积极分割入库操作,加上二次育肥也有进场,2月下旬之后国内猪价出现一定反弹,猪粮比也很快重新回升到5.0之上,政策收储也随之暂停。

在2月至6月期间内,国内屠企进行了长达4个月的分割入库操作,屠企一般在14.00元附近灵活入库,上升到15.00元/公斤缩减入库,对国内猪价起到一定支撑作用,猪价也出现较长时间的磨底和僵持的行情。虽然2-3月二次育肥也有进场,但是基本铩羽而归,不仅没有盈利,甚至出现小幅亏损,二育再次进场热情降温,可以说,屠企入库是支撑上半年底部猪价的重要力量。

上半年冻品入库较多,但是出库较慢,库存呈现持续上升势头,截至6月底,全国屠企冻品库存率升至25.90%的高位,比去年高出2.45个百分点,部分企业冻库接近满库的状态,市场有种说法是整体冻品库存已经在350万以上。

自6月开始,国内企业分割入库操作减少,第一,冻品库存基本达到预期计划量,冻品占用资金较大,而鲜销处于盈利亏损,继续入库将影响资金周转和正常生产,第二,生猪产能去化较慢,企业调低了下半年猪价预期,冻品盈利难度较大,甚至有亏损风险。就目前而言,部分厂家正在被动出冻品回转资金,但实际也是在亏损出库。

第二次政策开启,屠企入库等做多兴趣受限

进入7月之后,猪价继续下滑,东北低价一度跌破13.00元/公斤,个别屠企有增加入库操作,但是主流企业因为冻品库存于高位,目前面临出库压力缓解资金压力需求,加上7-8月是消费偏淡季节,实际上冻品出库比较慢,在目前情况之下,7-8月屠企继续新增入库意愿较低。

目前猪价处于低谷,但是市场二次育肥进场兴趣不大多,因为育肥1-2月之后,需求还未真正起色,二次育肥盈利空间不大,但市场部分人士有意向8月中旬入手二育,等到9-10月或有行情。

目前新一轮的收储已经启动,但在冻品库存高企、二育入场时间点不佳等因素制约,市场跟进做多的力量预期乏力,加上生猪产能自身去化节奏仍然较慢,政策收储短期内不会带来明显提振,也预期政策性收储还将会持续一些时间。但在收储影响下,养殖端低位抗价信心收到一定鼓舞,预期中期猪价或底部反复的涨跌震荡为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