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六. 4 月 13th, 2024

亏损率1002023养猪业最难的一年

admin

10 月 11, 2023 #生猪养殖资讯

中国养猪行业正在经历最艰难一年,这几乎是所有相关从业者养猪技术的共识。

9月中旬,一则《2023十大艰难行业》分析报告在养猪人朋友圈刷屏,原因是在2023年经营最为艰难的十大行业中,生猪养殖仅次于民营房地产排行第二,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。

曾几何时,养猪行业也曾站在全行业焦点,抢战、令人艳羡的年终奖,大场们挥舞政策和资本大棒,踌躇满志地立项,这是曾经意气风发的养猪行业。

当时排着队想要进入行业的人,就像是窑厂里刚烧出来的砖,带着滚烫的热气,被整齐地码成垛,然后砌成高墙。

现实往往过于残酷,一阵现实的风很快彻底吹凉了这股热气。

全员亏损的2023年

在《2023年十大艰难行业》分析中,今年上半年,养猪行业亏损率为100%,行业艰难度100%。

事实也是如此,刨除其他因素影响,养殖全员亏损。20家企业中,仅京基智农和海大集团2家企业净利为正,也就是实现盈利,但是京基智农超过10亿的净利主要是因为房地产大幅交付确认销售收入,海大集团则是以饲料为主业,生猪养殖同样亏损2.6到2.8亿。

看增速,14养猪技术大全家企业同比亏损额度扩大,罗牛山、神农集团、东瑞股份、华统股份、天康生物、新五丰、唐人神、天邦食品8家企业亏损幅度同比超过100%。

看亏损额,养猪三大巨头排名前列,其中温氏股份以46.89亿成为排名第一,新希望和牧原股份以29.83亿和27.79亿排名第二和第三,用一句话总结即是卖得越多亏得越多。

上市猪企尚且如此,中小养殖户也不例外,从猪粮比走势即可分析出盈利情况,根据近年生产成本数据测算,对应生猪生产盈亏平衡点的猪粮比价约为7:1。

今年上半年,猪粮比一直维持在7:1以下,生猪养殖全行业亏损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23年上半年,国内生猪出场价格保持低位运行,在7-8元区间波动。

持续亏损的2023年

从2022年10月开始,生猪价格开始断崖式下跌,养猪盈利从1000元/头直线下坠,12月底即跌破成本线,之后猪价一直在盈亏线之下游走,直至7月30日,全国外三元生猪均价为8.09元/斤,才再次回到8元盈亏点之上。

也就是说,今年养猪业经历了长达7个月的亏损周期,创造历史记录。

然而,7月底开始的上涨并没有持续太久,从8月中旬开始,猪价又开始了震荡下滑走势,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中秋、国庆以及天气转凉之后的传统消费旺季的刺激,并没有改变供大于求市场态势,9月下旬,猪价再次跌破8元盈亏平衡线。

由此观之,产业生态已经发生转变,2020年之前,产能非常分散,猪价涨跌大体遵从4-5年的“猪周期”;但2020年之后,巨头暴利扩产,目前20强企业产能超过全国的20%,产能集中导致了周期紊乱。

看不到希望的2023年

如果单看亏损幅度,2023不是最惨的一年,从过去10年来看,2014年、2018年的猪价低点都比今年要低;再从行业政策及“黑天鹅事件爆发”来看,2016年前后的环保拆迁、2019年前后爆发的非洲猪瘟,对行业造成的冲击是颠覆性的,但也没让养猪人失去最重要的品质——信心!

是的,信心比黄金更重要,现在行业最缺乏的是信心,背后的根源源于养猪人已看不到希望。

一是产能去化无望,2023年遭遇全行业亏损,8月末能繁母猪存栏量为4241万头,仅比1月的4367万头减少126万头,喊了大半年的产能去化幅度仅为2.89%。

当下大家的想法是剩者为王,也就是看谁熬到最后。熬得住,吃掉对方的市场份额;熬不住,只能出局。关键的是,当下留在牌桌上的都是“高手”,伤筋动骨之前,显然还未到见真章的时候。

二是竞争巨头无望,在资本和政策裹挟之下,近年来规模化养殖成为主导,2022年全国生猪规模养殖比重为65.1%;养猪业集中度越来越高,2022年全国排名前20位的现代化养殖企业共出栏生猪1.68亿头,较2019年增加约1.1亿头。

对比集团猪企,中小养户显然在资金、技术、人才、基建等方面处于弱势位置,退出是大部分养猪人的无奈选择。

三是破除内卷无望,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辛国昌曾表示:“目前人均消费40.5公斤猪肉,个人判断基本已经到顶了”。

也就是说,消费市场天花板已经出现,增长已经到头;留给供给端的,只有无限的内卷,如何破除内卷,显然大部分人都还没有答案。

四是全身而退无望,据中国畜牧兽医年鉴统计数据:2005年以前,生猪养殖场小散户在有1亿家以上,到2022年,全国养殖场小散户数量缩减至2000万家,不到20年的时间,接近8000万散户消失。

然而,留下来的养猪人当下也处于骑虎难下的地步:想退,但是大部分人都是养猪赚点钱就投到猪场建设,现在身家都在猪场里面,其次是退出去又能往哪转型,受大环境影响,整个畜牧业、农业都在亏损。

如此熬下去,就有一位资深养殖散户所担心:“行业长亏损期,如果我们退出慢的话,我们可能就只能背上债务再离场”。

何去何从,已经成为一道难解题。